当前位置:

石狮期货开户:彭其科技主营业务要聚焦军工阻断资金链危机

点击: 2019-12-11

新浪财经讯1月14日,彭其科技继续震荡,收盘时上涨2.81%,至每股5.86元,交易量9.44亿元,涨幅10.70%。

彭其科技主营业务要聚焦军工阻断资金链危机

在此之前,受有利的军事消息的影响,彭其科技曾经拥有六个董事会,最高增长94.79%。过去四个交易日,彭其科技股价大幅下跌,累计涨幅接近24%。

 上市20余年经营一波三折

  欲通过收购确立军工主业

彭其科技原名上海胶带有限公司,其前身是成立于1947年的中国沈炼橡胶厂。它于1992年4月转变为股份公司,并于1992年8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2001年,公司与深圳三九企业集团进行资产重组,主要经营橡胶和医药。2003年6月,公司更名为上海三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2006年,李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通过股权转让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同年6月,公司更名为上海鼎力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力)。

2015年3月30日,李丁股份将以非公开发行和现金支付方式收购洛阳彭其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彭其实业”)100.00%的股权,收购价格为13.52亿元。彭其实业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钛合金的精密铸造和精密加工。其主要产品用于军事领域,如船舶、火箭、导弹和军用飞机。

2017年1月,因业务发展需要,公司更名为彭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在收购时,卖方承诺洛阳鹏2015-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0万元、1.5亿元和2.2亿元。

由于收购是在2015年11月才完成的,2015年12月只有洛阳鹏的净利润被列入当年的年报。然而,该公司在2015年年报中表示,洛阳彭其表现良好,并实现了当年净利润8000万元的承诺。

2016年和2017年,洛阳彭其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95亿元和2.31亿元,两者都更好地履行了业绩承诺。2018年上半年,彭其洛阳实现净利润2.04亿元,同比增长18.2%。

为进一步深化军工行业,除收购洛阳彭其实业外,公司于2017年2月收购了成都鲍彤天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鲍彤天宇”)51%的股权,收购价格为2.99亿元,评估溢价为4.5倍。

鲍彤天宇的主要业务是军事电子。主要从事射频和微波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主要产品用于国防、地对空通信、卫星导航和空中交通控制电子领域。它是四川省的一家高科技企业。

根据收购协议,本次交易的履约承诺期为三年,目标公司原股东承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000万元、5800万元和8500万元。

2016年,鲍彤天宇实现营业收入6173.21万元(未经审计),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72.34万元(未经审计)。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1563亿元,净利润6168.87万元,同比分别增长87.07%和101.91%。

2018年上半年,鲍彤天宇的主营业务收入为2434.48万元,净利润仅为1500万元。它很有可能无法实现全年的业绩承诺。

终止剥离丰越环保

  确立军工单核受阻

收购洛阳彭其时,公司于2016年剥离了胶带、农业机械、部分房地产和稀土有色金属等资产。在当年的年报中,该公司表示,目前从事的主要业务是军工、环保、房地产等业务,并建立了“军工与环保”双重主营业务模式。

事实上,2014年收购岳峰环保后,环保业务一直是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甚至在购买洛阳彭其和

2018年3月26日,重大资产重组草案向社会公布,岳峰环保公司持有的51%股权将以12.33亿元的对价转让给中梁实业。双方同意,受让方应在本协议生效后的第二天向转让方支付标的股权转让价格的51%,即人民币6.29亿元。其余49%的交易对价(6.04亿元)应由中梁实业在2018年12月31日前支付。

岳峰环保是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2014年至2016年,上市公司合并报表中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约为7688.37万元、4707.92万元和9169.23万元。扣除岳峰环保对上市公司贡献的利润后,上市公司在这三年遭受亏损。可以说,岳峰环保阻止了上市公司停牌。既然如此,为何要剥夺岳峰的环保呢?

公司回应称,有色金属行业是典型的周期性行业,受市场环境波动的影响很大。通过此次重大资产出售,资本结构将进一步优化,金融风险将降低,收回的资金将为军工及相关业务的后续发展提供金融支持。在国家政策鼓励国防和民用技术一体化的背景下,公司将在军工领域实现更深层次的发展。

然而,吃比吐容易。2018年的市场环境与2014年大不相同。该公司在剥夺岳峰的环境保护方面遇到了很大的障碍。

由于岳峰的环保收入和利润都是上市公司的主体,此次出售形成了重大的资产重组。此外,岳峰环保公司于2014年以18亿美元的价格通过发行股票和支付现金的方式从曹良发收购。曹良发因此收购了该公司的部分股权。曹良发是中梁实业的董事。该销售构成关联交易。

在此次撤资中,业绩变化、估值低、支付时间长以及关联交易等问题被混为一谈,因此交易所发出了两封信函,要求公司进行解释。

为此,公司于2018年4月18日举行了投资者简报会,邀请了许多媒体参加。彭其科技首席财务官孙晓彤表示,承诺期后利润大幅下降有两个主要原因。

一是环境保护设施的更新和维护。我国对环境保护的要求越来越严格。随着多年环保检查的开展,紧缩趋势将越来越明显。根据最新的环境要求,岳峰的一些绅士不能完全满足新的环境要求。

二是生产设备的更新和维护。2017年初,岳峰环保设计单位长沙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与四川东方锅炉集团等主要设备供应商合作,研究制定了主要生产设备的技术改造计划。岳峰的一些环保工厂已经关闭很长时间了。上述情况在2014年评估中无法有效预测,这是2017年业绩不佳的主要原因。

公司答复说,在实际情况下,估价是合理的估计,低估价(估价时为104.26%,收购时为260.66%)是否涉嫌利润转移。主要考虑技术改造,生产设备经过改造和维护后与其他工序有一个磨合过程,也就是说,生产能力的释放需要一定的时间。另一方面,也认为一些订单在停工期间丢失,获得新订单也需要时间。

关于支付安排和履约能力,公司表示,交易对手将通过并购贷款和寻求其他投资者的合作来结算本次交易的对价支付。交易对手履行合同的能力是不确定的。

仅仅几天后,4月24日晚,彭其科技

根据本公司同日发布的补充质押公告,2018年4月27日,本公司实际控制人张鹏将本公司持有的206,900股非限制性流通股质押给太平洋证券,质押期限至2018年11月21日止。本质押是前次股权质押的补充质押,质押手续已于4月27日完成。

截至2018年5月2日,张彭其持有彭其科技股份1.5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73%,其中19991万股为限制性流通股。此次质押后,张彭其质押股份1.52亿股,占张彭其所持股份总额的99.99%。

彭其科技的第三大股东曹亮·法于2018年4月26日和27日向方正证券(维权)质押了部分非限制性流通股,质押股份1587.59万股。作为上一次质押的补充质押期限为1年。2018年5月14日,曹良发先生向方正证券有限公司质押其公司612万股非限制性流通股,期限为一年。

截至2018年5月15日,曹良发先生持有公司非限制性流通股143,403,324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18%。此次质押后,曹良发先生质押股份143,395,900股,占曹良发先生所持股份总额的99.99%。

实际控制人和主要股东的质押率基本达到满仓,但补充质押后,公司股权质押危机得到缓解。

然而,好时光不长,公司陷入了诉讼。2018年8月29日,公司宣布,2016年7月26日,鼎江贸易向杨公白借款本金2000万元,年利率12%,贷款期限12个月。同时,双方同意按日计算利息,按月支付利息,到期还本。如本金和利息未按约定偿还,应承担罚息。

为保证上述协议的执行,彭其科技与徐宝兴于2016年7月26日作为担保人和原债权人签署了《告知函》。彭其科技与徐宝兴同意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上述《保证合同》签订后,原债权人杨公白根据合同于2016年8月4日至2016年8月8日分三期以银行转账方式支付了全部贷款。

但是,合同到期后,被告未能履行支付本息的义务,原告宝德新沂作为债权的合法受让人,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责令被告鼎江贸易自2017年4月19日起至实际支付日止,仅向原告偿还贷款本金2000万元,并向原告支付逾期罚息(以贷款本金2000万元为基准,年利率24%),请求彭其科技和徐宝兴对上述第1、2项所称全部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这只是涉及金融纠纷的冰山一角。从那以后,该公司陷入了无休止的债务漩涡。根据2018年11月23日发布的《借款协议》,涉及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的金融贷款合同纠纷案件68起,涉及贷款本金总额3.4亿元。

彭其科技涉及其中63起案件,贷款本金总额3.15亿元。另有5起案件涉及彭其科技,但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张彭其先生和一致行动者宋雪云女士参与了诉讼,涉及贷款本金2500万元。

公司在公告中表示,2017年初,由于控股股东丁力集团的资本链出现严重问题,为了减少控股股东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当时公司时尚第二大股东张鹏齐先生及其一致行动者宋雪云女士决定增加公司的持股量, 上述63起诉讼中的所有借款资金都被张彭其和他的合作者用来增加公司的持股。

鉴于上述争议数额巨大、范围广泛,为了督促彭其科技更好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新荣财富成立于2012年,隶属于深圳新荣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6904.55万元,实收资本5704.55万元。法人和实际控制人都是祁阳。

根据2018年11月底发布的研究论文中对市值情况的描述,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新荣财富当时发布的经营状况显示,彭其科技向关联公司借入逾1亿元逾期款项,其中利息及相关费用769,125元,罚息3,865,500元,违约金1,000万元,合计114,635,000元。

也许是我们面临的危机无法挽救。真正的控制者,张彭其,有意退出。2018年10月31日,彭其科技发布公告,大股东张彭其及其一致行动将公司1.42亿股(占总股本的8.1%)转让给广金资本。此外,拟委托广金资本行使除产权以外的其他权利,如其持有的公司剩余部分股份所对应的全部表决权和提名权。

2019年1月3日,公司出具了详细的股权变更报告,正式将张彭其及其关联方持有的彭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6.95%的股份所对应的全部表决权委托给广金资本。至此,广州黄金资本及其在本公司拥有全权表决权的一致各方的股份占本公司总股本的18.89%。张彭其和他的合作伙伴不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广州黄金资本是广州黄金控制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广州市人民政府持有广州黄金控股集团100%的股权。

就转让而言,公司在公告中表示,这一权益变化是基于上市公司长期发展的战略选择。希望通过整合各种资源,实现上市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提高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和质量,给全体股东带来良好的回报。

热门资讯